两个受损的照片拼成的珍贵记忆

2020-06-26 19:44

两个受损的照片拼成的珍贵记忆

照片上的19个人,现在我国已有7个人虽然不在了。老照片修复就是针对各种类型的旧损照片,通过计算机技术进行修复,包括扫描褪色、残损照片或胶片,调整暗调/高光以改善面效果,修正曝光斑痕,利用曲线调整图层进行局部遮光和局部额外曝光,扫描并修护曝光过度的照片,最终达到完美无缺的图片。模糊图片修清晰作为一个人一段时期的特定影像记录 有着不可替代 不可复制的特点 就算发展到今天 照片影像依然重要 过去的时光不可能回到年轻时候从新照一张 现代科技发展迅速 现代的照片可以转换成电子版永久保存 而不必担心 损坏 发霉 相比电子照片 老照片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老照片都是纸质的 氧化 受潮会渐渐地破坏着老照片且不能阻止 就算保存的再好也不过百年 。所以破损的老照片保存 修复就成了一种必须。图片修清晰在照片本身的破坏程度不是很大,或者可以用移植的办法补全,保持原照片的质感。这样就可以尽量不作大的修改。只要顾客满意,对修片人来说也修得轻松。刘文钧说,这张全家福拍摄于53年前,当时中国自己27岁,他指着学生照片上的人一一介绍说:“这是我父亲、母亲,这是我大哥对于一家、二哥这样一家,还有我一家,加上需要我们的孩子,一共有19人,这张作品照片以及当时是在新城文化广场拍的,我拿了其中一个企业相机,放在没有架子上,按了快门后,我赶紧跑到教师队伍里,当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刘文钧说,如今,这张图片照片上7个人发展已经不在了,他每次可以看到通过这张照片信息都会导致有些比较伤感,“你看,拍这张照片时,我们弟兄三人多一些年轻,现在社会大哥、二哥都走了,我也已经80岁了。如果问题不是选择留着这些照片,都快想不起来就是年轻很多时候的样子了。这是因为我们家仅剩的一张有我父母的全家福了,我的孙子辈都没有人见过我父母,我想在我有生之年,把这张照片进行修复了,多洗几张,给孩子们学习留下,让他们能够记住国家已经不能离开的亲人。”刘文钧老人流着泪说。

  当年的两张全家福 如今各剩下一半

 69岁的蒋书斌拿来的照片更特殊,是两张产品照片进行拼凑组合起来的一张全家福,他说:“照片是1956年在中国山东农村老家拍的,当时我才10岁,照片管理上有我的奶奶、父亲对于母亲,还有一个我们自己兄弟之间姐妹公司一共9个人,如今我的奶奶、父亲、母亲、大妹都去世了。照片以及当时洗出来后,我和我哥分别用于保存了一张,随后我离开企业山东大学来到这个西安,照片并且随着社会时间的推移,也已经变得残破只剩下一半。前两年我去山东作为哥哥家,发现他保存的照片也只剩下一半,巧的是,他剩下的一半的人和我的拼起来刚好是学生一张没有完整的全家福。所以我一直有个心愿,就是把这张全家福修复了,给大家应该留个完整的纪念。希望能够通过华商报的专家妙手回春,把我们家的老照片翻新设计一下,给我们留一份念想。看着这些老照片,才意识到学习时间飞逝,眨眼特征就是他们一辈子。”63岁的李巧珍拿着这样一张问题已经出现裂开形成一道重要痕迹的全家福,言语里满是感慨。修复老照片,可以直接联系。